帝师故里赵毛陶百年一线传宫灯
2013-07-29 13:36:42   来源:沧州日报    点击:

100多年前,宫灯被孙葆元带回故乡后,这门传统制作工艺就一直在这里被孙氏后人心口相传,并被当地人称为宫廷盒子灯(花)。在沧州地区,宫灯的制作与传承,百余年来仅在这一村一线传承,甚至数十年前曾一度消失,直到2005年再次制作燃放,2011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咸丰帝师傅孙葆元故里——海兴县赵毛陶镇赵毛陶村,因其文化遗存丰富,2012年被评为沧州市“十大乡村文化大院”。这个村不仅是西路梆子的发源地,更是宫灯的传承和创新地。100多年前,宫灯被孙葆元带回故乡后,这门传统制作工艺就一直在这里被孙氏后人心口相传,并被当地人称为宫廷盒子灯(花)。在沧州地区,宫灯的制作与传承,百余年来仅在这一村一线传承,甚至数十年前曾一度消失,直到2005年再次制作燃放,2011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工匠张洪

  帝师故里传宫灯

  赵毛陶村的许多文化遗产都与帝师孙葆元有关。孙葆元不仅从京城带回了正统文化,也带来了民间曲艺和民间工艺。

  多年来致力于海兴地方志研究的孟建华和刘立鑫曾多次介绍说:盒子灯的制作工艺是孙葆元在宫里带回来的。历朝宫廷都有放灯的传统,清代当然也不例外。咸丰年间,皇宫里在元宵节燃放“盒子花”,慈禧太后和皇帝嫔妃都很喜欢。这种风气也辐射给不少达官贵人。160年前的1853年,孙葆元回老家,同时带回工匠张洪,从此,每年元宵节,赵毛陶燃放盒子灯,吸引着十里八乡的百姓也凑来看热闹。

  刘立鑫说:“盒子灯很有讲究儿,魅力四射的烟花,不仅是老百姓一年到头对丰收的庆祝,也有对来年风调运顺、政清人和的期盼。如果谁家有嫁出去的女儿、没过门的媳妇,也都接来住几天,看灯赏月,驱邪纳福,一家子团团圆圆,共庆上元佳节。”

  张洪后来把制作手艺传给了孙氏后人孙毓凯,孙毓凯再传儿子孙桂馨,孙桂馨又传给孙子孙海生。那时孙海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岁月沧桑,一晃之间,孙海生已经54岁了,也成为主要传承人之一。

  孟建华认为,从京城到赵毛陶村,从继承到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整整160年。这项能烘托节日气氛的民间技艺,带有鲜明的文化色彩,给人们带来了无穷的欢乐。盒子灯能传到赵毛陶并流传至今,要感谢帝师孙葆元和工匠张洪,更要感谢这些传承工艺的一代代村民。

  代代革新

  胜过国庆焰火

  孙家制作的盒子灯年年都有革新。如今,清宫的盒子灯已被革新成了大型彩色盒子灯,外有百节灯,内有潮脑灯,颇为好看。到孙葆元的曾孙孙桂馨手里,现代化军舰、飞机模型都派上了用场,被放进盒子灯里,尤其是小孩站在甲板上向海里撒尿的造型最为有趣。

  盒子灯外为圆形或六角八角,高50多厘米,直径约120厘米。削竹为框,画纸为面,硝药为灯,折叠入箱,药信做节,与各灯相连。燃放的时候悬挂高处,点燃信子,盒子底先掉,燃完一节第二节紧跟,多达七八节。孙海生说:人们在继承的同时,也在不断改革创新。如今,他能制作出花卉、军舰、飞机、灯笼、鱼虫等20余个不同样式的盒子灯。

  8年前的元宵节,中断了25年的宫廷盒子灯再次在赵毛陶镇燃放时,吸引了来自海兴及沧州市区、盐山、黄骅等地的3万余人观看。那场面灯火绚烂,人潮涌动,极为壮观。当时燃放的盒子灯,层层不同。花盆、宝塔、八角亭,荷花池、米斗争奇斗艳。最精彩是小孩站在军舰上撒尿,小孩尿花四溅,光芒四射,同时,军舰上的炮弹也一发发打到百多米远的空中绚丽绽放。孙海生回忆说:“6层盒子灯,一层燃烧五六分钟,半个多小时才结束,拍手叫好声此起彼伏,连成一片,壮观着呢。”

  也许带有偏爱,有不少人说,1984年国庆节天安门广场燃放的盒子灯,虽也按清宫传统做成,但与赵毛陶的盒子灯相比,差了不少。

  做起来麻烦传起来难

  “去年正月十五,在葆元公的碑林,烟花放了大半天,盒子灯也放了,看着非常过瘾。不过这东西扎起来太麻烦了。”村里一位百姓说起这些兴高采烈。

  2005年,盒子灯已经中断了25年。为了拾起这门手艺,孙海生找到懂制作的长辈们,一起商议。老人们很高兴,认为恢复盒子灯的制作是件很有意义的大事,于是齐心协力一起干。先买原料,原料中的信子纸很难买,经四处打听,孙海生得知廊坊某村有,但到了那儿,人家就是不卖。后来孙海生打了两瓶子酒,和人家拉起近乎。当知道他是为了制作久已失传的盒子灯后,人家连钱也没要。

  原料备齐后,人们聚在一个大库房里,开始了长达40天的盒子灯制作。制作每层盒子灯都有讲究,灯里有故事,手法有多样,扎、烤、糊、画,工艺多种。光扎、烤一层主架,他们就翻了四回工。糊也讲究手法,少了粘不上,多了纸就烂了,而且屋里必须点炉子,粘好了就得拿火煨干。等纸干了,就是画。为了增加灯的燃放美感,火药配好了还要试验,直到取得效果,才大量配置。

  放盒子灯也很讲究。燃放的时候,通常需要5个人在盒子灯下拿长棍伺候着。第二层放出之前,旁边的人得把已烧断了纸绳但仍在燃放的这层挑开,充分燃烧完成后,才能把第二层放出来。

  当年,孙桂馨为了培养孙海生,每制作盒子灯时,把孙海生带在身边,让他从小耳濡目染,手把手地教。临终,孙桂馨嘱咐:手艺传下来不易,你们要把它传下去,千万别糟蹋了!

  但是盒子灯虽好,制作成本却大,仅用料就得3000余元。它还不能放长了,天热天潮都会影响燃放效果,必须现做现放。

  目前,在赵毛陶,传承了160年的盒子灯制作已经有了新的继承人。从去年起,孙海生开始培养两个孩子,手把手地传授,他还督促其他传承人也要抓紧时间培养接班人。“制作盒子灯需要集体努力,少了哪门手艺都不行,不仅我要收徒弟,其他老艺人也要抓紧时间培养传承人。”
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非遗 传宫灯

上一篇:期盼“不凋之花”发扬光大
下一篇:山东组建专家库助力非遗保护

分享到: 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2834371025

邮箱:news@chnart.com

微博: